刘明军:躬身为民终无悔心底无私天地宽

生于1964年的刘明军,高高的个子,大大的嗓门,待人接物落落大方,还未开口笑脸先露;因处事公道、不偏不倚,同事们都亲切地叫他“刘大伯”。

1984年,刘明军受聘为原大方县六龙区杉坪乡的炊事员,1992年撤并建后,调到凤山乡文教卫生股工作,2000年根据组织安排,调到凤山乡林业站工作,2016年,因出色的群众基础,又到凤山乡项目推进组工作。

刚参加工作时,刘明军深受自身文化水平的困扰,他利用业余时间自学各种专业知识,参加函授,顺利拿到了大专、本科文凭,而这一自学习惯,坚持了整整三十八年。

“不学习就跟不上时代。”说起当年的往事,刘明军感慨地说:“在基层工作,为老百姓办事,你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更好地为群众服务,不然,群众都知道了的政策,你去做工作的时候却不知道,拿什么让大家相信你?”

就是本着这一信念,刘明军三十八年如一日的学习,宿舍里光是工作笔记和自学手册装了满满两抽屉,还有很多因为各种原因不慎遗失。

刚到林业站,刘明军凭着自身的韧劲,短短两个多月就把凤山乡的林业基础摸个底掉,在护林员的带领下,走遍了凤山的每一个角落,做到了心中有数。

每年森林防火高发期,为了有效防止森林火灾的发生,刘明军和护林员一起,在主要路口设卡执勤、进山巡查,耐心细致地向过往群众宣传森林防火常识,劝阻野外用火。他还主动承担节假日的值班值守工作,有时候过年都在卡点坚守。

“护林员很辛苦。”想起那些年,刘明军感慨地说:“工资不高,责任不小。我尽自己所能做点事,让他们能休息一下,和家人团聚,都是应该做的。”

在他的带动和努力下,凤山乡完成了3400余亩退耕还林工作,加上天然林31573亩,森林覆盖率达56.41%,生态环境慢慢变好。

2017年8月4日,已经调到项目推进组工作一年的刘明军,在忙完手边的工作后,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六龙老家拿药。而自从2016年12月参加体检以来,总是感觉不舒服,长期的失眠让他有了吃安眠药的习惯。

8月5日,突发的腹泻加上血便让他的妻子大惊失色。在家人的强制下,刘明军只得打电线救护车送到了大方县人民医院。

得知刘明军生病住院的消息,乡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探视,躺在病床上的刘明军还笑着对大家说:“这都是小事,没问题,休息两天就回来工作。”谁知道这一休息,就是近半年。

因大方县人民医院诊疗技术原因,刘明军又被紧急送往贵州省人民医院,在详细的检查后,被诊断出了结肠癌。诊断结果一出来,家人为了不让他有心理负担,把病情瞒着他,只说是肠胃上的小事,但他心里隐隐不安。

2018年1月8日,刘明军做了结肠切除手术。术后,心中记挂着工作的他只住了8天院就嚷着出院,家人拗不过,只得带他回家休养,可他休养了20余天后,就回到凤山继续工作。

工作不到一个月,接到贵州省人民医院通知去化疗的刘明军才知道自己患的是癌症。

老百姓听后,跑到他的办公室跟他说:“刘大伯,好好养病,改天下队到我家坐一坐,我家的果子要熟了,给你尝一尝。”

面对大家的关心和关怀,刘明军笑着跟大家说:“大家放心,我一定会配合医生,好好治病,我在凤山工作了三十多年,凤山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还要为凤山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直到做不下去为止。”

12种疾病缠身的刘明军仍坚守在一线,除了每月去贵州省人民医院复查开药、周末偶尔回六龙老家拿药以外,一直住在凤山乡林业站那小小的十余平方米的宿舍里。不管是矛盾纠纷调解,还是突发事件处置,还是深入一线做群众工作,都有他的身影。

如今的凤山,森林覆盖率逐年攀升,很多退耕还林的老百姓领到了单株碳汇的福利,山林里野生动物的身影时隐时现,生态环境逐步向好;矛盾纠纷日益减少,老百姓生活日渐小康之余,呈现一片其乐融融的和谐景象……

“我还要为党和政府、为人民群众继续服务下去。”望着凤山的山山水水,刘明军深情地说:“我和家里人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倒下了,就把我埋在凤山吧。”

“但存胸中一口气,为民奔忙再一春!”这就是刘明军的真实写照。(文/图 谭勇)

【绝活看点】 吴水根,贵州台江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银饰锻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他潜心钻研银饰锻制40余年,多年来根据工艺需要制作积累了100多种型号的錾子。…

峰峦叠嶂,河谷深切。以前靠着山地农业有点名气的贵州省毕节市,如今已成为国家“西电东送”重要能源基地、国家新型能源化工基地、国家新能源汽车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国家生物医药产业基地。…

生于1964年的刘明军,高高的个子,大大的嗓门,待人接物落落大方,还未开口笑脸先露;因处事公道、不偏不倚,同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