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变天了|地球知识局

的局势便一直备受外界关注。虽然在新总统托卡耶夫的铁腕手段之下,这场波及哈国多州的全国性骚乱很快便得以平息,但人们不禁还是对哈萨克斯坦是否能继续保持稳定这点产生了一定的怀疑。

在很多很多人的印象里,自苏联解体以来,中亚的几个“斯坦们”便一直没有发生过什么大的政局变动。而哈萨克斯坦作为当之无愧的五斯坦之首,更是这一地区“定海神针”级别的角色。

而该国会短暂地乱一阵子,至少说明哈国国内多多少少积累了一定程度的矛盾,迫切需要进行新的改革以缓和国内形势了。

这不,在哈国动乱平息近半年后,新总统托卡耶夫便推动了一次涉及领域颇多、改动内容颇大、甚至牵扯到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宪法改革。

从某些角度来说,这次宪法改革很可能对哈萨克斯坦未来的发展道路产生深远影响。

6月5日,哈萨克斯坦举行了一次致力于修改现行宪法的全民公投。据哈萨克斯坦官方媒体哈通社的报道,当天有798万人参加了公投,其中有616万人同意修改宪法。根据哈国法律,新的宪法修正案通过,立刻生效。

其实,早在年初的骚乱得以平息,集安组织维和部队撤离哈萨克斯坦后不久,完全掌握国内局势的新总统托卡耶夫就表明了自己推动改革、锐意进取的态度。

3月16日,托卡耶夫参加了哈萨克斯坦上下两院的联席会议,并在会上发表了以《新哈萨克斯坦:革新和现代化之路》为题的2022年度国情咨文。

在咨文中,托卡耶夫首先肯定了哈国独立30周年以来,在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带领下取得了诸多成就。但随后话锋一转,回顾了一月份的骚乱,直言“近年来,哈萨克斯坦走上了彻底的现代化改革道路……而一些有权威的人并不喜欢这些改革。他们希望继续他们多年的非法活动”,将矛头指向了前总统执政时期形成的利益集团。

托卡耶夫誓言要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整治改革,并披露了自己改革的路线图。内容包括进一步削弱总统权力,将哈萨克斯坦由一个超级总统制国家变为拥有强大议会的总统制共和国,禁止总统近亲属担任领导职务,增强议会权力,下调政党注册门槛,剥离担任国家公职的人员与党派联系,大幅度调整国家行政区划等多项重大调整。

换言之,发生于今年6月的这场宪法修正案公投,不过是托卡耶夫“打造新哈萨克斯坦”政治蓝图中的一项而已。

话说回来,在本次修宪中,有许多内容非常值得关注。首先,宣布在哈萨克斯坦废除死刑。2021年年末,托卡耶夫已经签署了一项废除死刑的法律修正案,此次只是以宪法宣布的形式加以确定。

其次,宣布任何级别法院的法官都不得担任中央选举委员会委员和主席,军事人员、国家安全机关工作人员和执法人员不得加入政党。前者相当于参照西方的“三权分立”原则,将执法和行政权分开,后者则希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与党派分离开来,不因为所在党派的私心而影响自己的工作。

再次,极大地限制了总统的权利,要求总统连任不超过两届、任内不得经商、不得兼任任何其他职务、必须暂时退出所在党派、总统近亲不得担任国家公职人员。

再结合本次修宪还特意改动了宪法第91条,将“纳扎尔巴耶夫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奠基人、首任总统、民族领袖”一条删除,以及取消了对纳扎尔巴耶夫及其家人的豁免权规定来看,此次修宪对前总统来说并不怎么友好。

尽管在6月5日的公投中,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也出来参加了投票,并明确表示自己非常支持现总统托卡耶夫的宪法改革,但从将其奠基人、民族领袖等地位取消这一条里,我们就不难想象出纳扎尔巴耶夫的心情如何,这也与他向托卡耶夫交权时两人之间所发生的摩擦有很大关系。

2019年,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职。在他的支持下,时任哈萨克斯坦参议院议长的托卡耶夫顺利地在当年5月当选成为新一任总统。国家的最高权利看似完成了一次平稳的交接,但老纳其实是名退实不退,大权仍然掌握了他手中。

一方面,纳扎尔巴耶夫出台了《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法》,成立了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并任命自己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终身主席,自己的侄子萨玛特·阿比舍夫为第一副主席,牢牢握住了军权。随后又将空出来的参议院议长一职交给了自己的长女纳扎尔巴耶娃。

另一方面,纳扎尔巴耶夫在辞职前十天,哈萨克斯坦议会又宣布将哈萨克斯坦的首都由阿斯塔纳改名为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全名努尔苏丹·阿比舍维奇·纳扎尔巴耶夫),以纪念这位前总统在任期间为哈萨克斯坦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从这个角度来说,纳扎尔巴耶夫在名义上卸任之前将自己和这个国家进行了深度绑定。不出意料的线年的总统任期结束后,纳扎尔巴耶夫会出来支持自己的女儿参加选举,以他执政近三十年的威望,相信纳扎尔巴耶娃会非常轻松地当选下一任总统。

在今年年初的骚乱中,素以“专业外交官僚”面貌呈现于世人面前的托卡耶夫表现出了惊人的政治手腕——在骚乱逐渐波及到全国多州后,托卡耶夫调动军队,先是掌握了首都阿斯塔纳的控制权;并在1月5日的电视讲话中宣布解除纳扎尔巴耶夫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一职,由自己兼任这一职务。

随后向集安组织求援,博取国际社会的支持,最后接受政府的集体辞呈,以保证自己能够在危急时刻完全掌控局面,方才迅速平息了这场大骚乱。

大局已定后,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自己自愿将全国安全委员会一职交给了托卡耶夫,并呼吁全国人民支持托卡耶夫的政策。

此时,托卡耶夫既将军权和政权合二为一,又获得了声望颇高的前总统背书,总算创造出了一个可以任由自己放心大胆改革的局面。

就宪法修正案的内容来看,托卡耶夫本次改革的中心主要放在了限制总统权力、增强议会权利、降低民众参与政治的门槛,避免党派斗争影响国家政策、以及平衡哈国的各方势力上。

尽管纳扎尔巴耶夫执政期间,哈萨克斯坦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在2000年至2013年之间更是实现了非常辉煌的高速增长,但他任内的贪腐问题同样非常严重,其任人唯亲的行事作风也引来了相当多的批评。

为此,托卡耶夫在这一领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具体成效如何还有待观察,但其针对前总统的一系列修正条款,显然是准备彻底将老纳及其家族集团扫除出哈萨克斯坦政坛,从而在全新的局面下建设托卡耶夫设想中的国家。

在我局之前介绍哈萨克斯坦民族分立局面的《哈萨克斯坦,藏着一个定时炸弹》中,曾经提到过哈国历史上长期存在大玉兹、中玉兹和小玉兹“三国相争”的局面,而这种民族分裂、地区对立的情况也延续到了今天。

或许是考虑到了三玉兹之间的民族关系,在本次公投举行之前,托卡耶夫还于今年五月初签署了一项总统令,将大玉兹地区最重要的阿拉木图州一分为二。原本的阿拉木图州首府塔勒德库尔干市变成了新成立的杰特苏州首府,而阿拉木图州的首府则迁到了卡普恰盖市。

同样地,中玉兹地区面积最大的卡拉干达州和东哈萨克斯坦州也进行了拆分,建立起了以塞梅市为首府的阿拜州和以杰兹卡兹甘市为首府的乌勒套州。

此举显然是为了分化大玉兹和中玉兹地区的势力,从而让政治上最不得志的小玉兹地区地位相对提升。

从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层面上来说,作为中亚地区最重要的国家,中俄两国都非常重视哈萨克斯坦的稳定,不希望这里多生事端,而托卡耶夫也同样非常重视这一点。

在本次宪法改革中,托卡耶夫同样加入了“严禁外部势力利用选举干涉本国内政”的条款,这就意味着最少在最近的几年时间里,哈斯克斯坦不太可能走类似于蒙古国这样的“第三邻国”外交路线。

其作为“一带一路倡议”中亚桥头堡、中欧铁路途径国和中国西部能源枢纽的角色不会改变,中哈两国有希望在未来推进进一步的合作。

同样地,在哈萨克斯坦北部地区的城市里还居住者大量的俄罗斯族人口,而由于地理和历史上的渊源,俄哈两国之间的关系可谓错综复杂。

哈萨克斯坦同样不可能在国内推行激进的“去俄化”政策。保持目前这种中亚文化与斯拉夫文化共存的局面,看起来是最具可行性的选择。

的局势便一直备受外界关注。虽然在新总统托卡耶夫的铁腕手段之下,这场波及哈国多州的全国性骚乱很快便得以平息,但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