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女子网坛最hot的脸孔——伊万诺维奇

“太丢人了。”这声大叫来自于安娜的陪练——32岁的Marcin。那是在太平洋寿险杯的时候,他们正在印第安维尔斯的D球场进行训练,安娜刚打了一记重击,逼迫Marcin快速返回底线。

伊万诺维奇笑得很灿烂,不紧不慢的应付着Marcin的防守球,随后安娜从容的在场中击出一记过顶高压,这下Marcin彻底没辙了。“我认输了。”他说。

安娜穿着褐色的短裤和白色的衬衫,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无拘无束的少女正在春日漫步。她的训练很认真,眼神永远专注,头永远高抬,安娜精准的双反在底线向Marcin发起进攻,Marcin以一击斜线球进行反击。两人你来我往,就用上旋球长久的对峙着。当伊万诺维奇打丢了一个简单的反手球时,“哦,不。”她大喊了一声。当她用火力正手赢下漂亮的一分时,伊万和教练兴奋的击掌。伊万进攻性的打法从小就已经定型——也许就在那个废弃的游泳池里。现在,凶猛的进攻已经是她的标签。

作为世界上最受人敬重的网球教练之一,格罗宁维尔德善良但又异常的严谨。他会为每一个学生制定一个长期的计划。在格罗宁维尔德看来,安娜是如此“美丽的意外”,她就像一块璞玉,必将在2、3年之后发出最闪耀的光芒。在球场的另一边是安娜的母亲——加格纳,她的左拳抵着下巴,时而看看自己宝贝女儿的训练,时而抬头仰望蓝天。加格纳并不热衷于抛头露面,但是她盘起的发髻和时髦的装束无不诉说着这个东欧女子的优雅。

在伊万诺维奇的团队里,格罗宁维尔德和加格纳就像是左右护法,他们是整个团队的核心。除此之外,还有伊万的体能训练师斯考特,他负责伊万的体能和步法训练,他们为伊万诺维奇的崛起提供了坚韧的保障。

即使是世界第二,伊万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在参加太平洋寿险杯的时候,她冲进了当地一家书店,乐此不疲的沉浸在书海中。“你选了几本书,放在腿上慢慢的阅读,这种感觉太棒了。说实话,每次我都想买很多书回去,可是这样我的行李就超重了,我不得不精挑细选。”离开书店,安娜喜欢去游乐场消遣,她钟爱过山车,她有一次竟然在两小时内玩了6次过山车,把自己的教练远远甩在了后面。“他根本跟不上我。”安娜笑言。

这就是现实中的安娜,她有着令人羡慕的芬芳年龄:她那么年轻就能成为顶尖球员,却又像是一张白纸——“出淤泥而不染”,没有被太多成人的世界所侵蚀。她就是那完美的“IT”女孩,人们不仅仅期望在网球场上看到她,更希望她是一个运动员、偶像、时尚坐标,希望她的微笑无处不在。

16岁就赢得美网的奥斯汀在评价伊万诺维奇的时候说:“胜利的关键在于组织,周密的安排会让人一切尽在掌握,你会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伊万诺维奇这一点上处理的很好。”

但是伊万所要面对的最大的挑战依然是赢得比赛,在印第安维尔斯的1/8决赛,她面对意大利猛女斯齐亚沃尼,意大利人有着丰富的经验,她的战术将力量、旋转、落地糅合在一起,这场较量绝不会轻松。那场比赛里,伊万格外紧张,她连续三次被破发,以2-6丢掉首盘,在第二盘也曾身陷险境“她击球的时间总是恰到好处,我只是帮助她成为一个更加纯粹的职业球员而已。”格罗宁维尔德说。比赛的前半段,斯齐亚沃尼依然用自己多变的打法困扰着伊万,她喜欢这样慢慢折磨对手的信心。要知道,作为一个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老将,斯齐亚沃尼知道该怎么赢得比赛。她是一个纯粹的球员,人们只能在球场上捕捉到她,而伊万诺维奇的倩影已经频频亮相时装杂志了。格罗宁维尔德知道,战胜这样的选手这是成为一名顶尖球员必经之路。他一遍遍的告诉伊万,像个冠军一样去胜利。伊万的发挥依然不够理想,她有些疲惫,回球有时过长,发球也有些哑火,在伊万4-5落后的时候,加格纳离开了座位。但是她的宝贝女儿最终顶了过来,伊万以7-5拿下第二盘,并且以6-2轻取第三盘获得最后的胜利。此刻的球场中还会回荡着格罗宁维尔德的那句话:“不是这一分,是每一分。”他要伊万每分必争。

在接下来的五天比赛中,塞尔维亚宝贝以一盘不失的优异表现摘下了印第安维尔斯的桂冠,倒在她手下的包括同胞姐妹扬科维奇和俄罗斯球员库兹涅佐娃。

带领伊万诺维奇走进网球殿堂的是今年宣布退役的传奇人物塞莱斯。当伊万5岁的时候,她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塞莱斯比赛的画面,她立刻就报了网球的培训班开启了自己的网球之路。但是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安娜的网球路走的很辛苦。在她11岁那年,北约开始轰炸贝尔格莱德。安娜回忆那段岁月,语气中并没有太多悲观:“慢慢的我们开始适应那样的生活,他们没有轰炸所有的建筑,只是特定的目标而已。所以过了一个月,我就开始了正常的训练。训练的一个好处就是你不用胡思乱想,你可以把注意力转移到打球上来。”

在15岁那年,她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贵人——瑞士实业家丹尼尔,他成了伊万的赞助商,帮助伊万来到瑞士接受更好的网球训练。其实,丹尼尔看到伊万诺维奇的第一场比赛,她并没有取胜。小姑娘回到休息室后哭了4个小时,也许是伊万的眼泪征服了这个瑞士人,而伊万好胜的天性可见一般。

伊万诺维奇的上升曲线位,而一年之后,她已经是世界前20的选手了。虽然她拥有迷人的脸蛋和姣好的身材,虽然她也常常出没于各种派对和时尚杂志封面,我们依然不能以镁光灯下的尤物来界定眼前这个姑娘。伊万诺维奇的目标明确,她始终是为球场而生的。

在印第安维尔斯,安娜读了几本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著作,她与我们分享了她的感悟:“孩童时期对一个人的整个人生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如果你拥有出色的父母,他们会教会你分辨是非,现在回头看看,我的父母真的很伟大。”

在进入今年的澳网决赛之后,伊万的目标已经放到了接下来的法网和温网上,现在她已经是世界第二,她知道,冲击世界第一的时机已经不远。“曾经很长的时间里我不相信自己能够取得大满贯冠军,但是现在我相信我做得到。”她自信的说道。

那一晚,当伊万诺维奇离开球场的时候,她像一个摇滚明星一样被簇拥着,疯狂的粉丝呼喊着伊万给他们签名合影,其他人则高声祝贺伊万取得了胜利。伊万最终摆脱了人群,钻进了保姆车。“弗洛伊德会怎么看待这个情况?”“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还得多学一点。”车里又传出安娜爽朗的笑声。

“太丢人了。”这声大叫来自于安娜的陪练——32岁的Marcin。那是在太平洋寿险杯的时候,他们正在印第安维尔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